[東萊博議讀書筆記]罪就埋伏在門前

群和律師事務所/吳尚昆律師

大概每個人都翻過《古文觀止》,所以理論上都知道《古文觀止》第一篇就是<鄭伯克段于鄢>,《東萊博議》第一篇就是評論這個故事,最初讀到第一篇文章的第一句,就覺得寫得真好:「釣者負魚,魚何負於釣?獵者負獸,獸何負於獵?」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58字

廣告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只有大海知道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소공녀》(2017)

短記:

《소공녀》(Microhabitat, 2017)〔全高云 (Go-woon Jeon)導演〕

攫住這些影像如同是記帳一樣,好的、壞的,미소 (微笑)這名字如同之前看的查樂蒂(Charity)標誌出女主角對生活的觀察與態度..什麼《東京自由打工族》、《百元之戀》、青年難民、斜槓…

比起更往回推的《紐約hahaha》,《소공녀》更能觸動我…미소自大學休學後就只剩下菸草、酒吧、漫畫家男友(很像《ツレがうつになりまして》裡的掙扎)父母不在無所依憑,時間不斷回溯使她找尋現下(過往)的樂團成員都在哪兒?一切安好嗎?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婚姻體制裡面對公婆與廢物老公的鍵盤手主婦、壓抑著陰性氣質貸款20年買公寓太太離婚鎮日吃Pizza看劇的鼓手、嫁入豪門臉部常常抽蓄解離忽而大笑與公婆分居打算下一胎的、超級大企業上班隱瞞自己過往假裝很乖不會抽菸的、最後是前列腺整組壞去父母十年沒看過女孩以致肖想미소進來找個朋友敘舊就要把人家當成媳婦的樂團男主唱…

而這時音樂已非夢想且離得遙遠,學長姐學弟妹的校園情誼也僅存片斷記憶,然而面對這走鐘的世界還是只能「微笑」以對嗎?《소공녀》並沒有控訴(無法也無奈)租金漲(惡質房東真的是全世界皆然…)而是在這一趟尋覓老友的旅程中艱難的開始優雅地離去,儘管一切都越發困難,而且很可能這世界也無法再被自己所認識…也慢慢更加模糊不清..

獨白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

●影集-《東京女子圖鑑》

fang

《東京女子圖鑑》絕對是今年看過最好看的日劇沒有之一!!!😱

e69db1e4baace5a5b3e5ad90e59c96e99191

每一集都給女生一種複製人的感覺(或許只有我啦),「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完全就是我國中屁孩時的夢想,但我不信身為女生心裡卻沒有這個想法過哈哈哈。

16d1000348a5836dfebb.jpeg

尤其是拿住的地方來掂量一個人的出身,也是在台灣普遍不過的一件事。女生就是即使身在不同領域,也要用各種比較來評斷優劣「她這麼優秀啊,沒關係我比她漂亮」「有一個和樂的家庭比什麼都重要呢」「妳們這些目光狹小的平凡女子們」「去那麼貴的餐廳約會,真好,祝他們跌個狗吃屎」覺得已經贏了的時候「那也很好啊,她很幸福呢^^」

05_766

然後碰到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跨越的門第高牆「不好意思,港區的人只能跟港區的人結婚」,就只好裝出「沒關係,我根本沒有競爭意識」的態度,但不管是真的不想競爭或假的,這副模樣也會無端的被女性朋友可憐「不覺得只是在嘴硬而已嗎,看了真可憐,明明很在意吧/她很想住這吧,真是打腫臉充胖子/真是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呢,這樣會出事的喔」

24330004feff406a6918.jpeg

身為女生每天每天都要不停的戰鬥,感情與工作的目標都是獲得幸福,然而身為女性,獲得幸福的定義到底是什麼,搞都搞不懂。「生小孩/擁有家庭就是女人的幸福啊」「積極響應政府多生孩子的號召,大多是沒有智慧和能力的女人,然後光是劣質遺傳基因不斷增殖,而且教育環境和育兒援助也很糟糕,劣質基因在接受不到好教育的情況下撫養長大,但這就是政府的目的吧,只是為了提高稅收而增加人數而已,目標是群愚政治,笨蛋國民更容易欺騙吧,為世襲議員們創造獨裁國家做貢獻而已,好可怕呢」(好喜歡這句台詞哈哈哈哈)

劇中女主角不斷的往上爬,達成一個又一個「人生圓滿」的條件,卻只見更上層的女性又開啟一場又一場更高級的遊戲,而自己在殘酷的都市裡連邊都摸不上,完全是生活在各大都市裡的女性寫照!!!

xunm8lyfhvofnnzugquvqdl9puosbajsm55s36ppmwttq1490668872259transferflag

而且雖然很多都看得出向SATC致敬(Manolo的鞋、男友的攀爬、對都市的嚮往、奇怪的貝雷帽),但這部最寫實的就是事實上朋友們不會一直在妳身邊的,她們會去生小孩、有自己的事、有自己的家庭,在這世界上還是只有自己可以讓自己幸福啊。

01_1063

看完最大的感想是好想拜託所有父母今後都把男孩子當成女生養,然後我找到價值觀相近的伴侶、結婚生三個小孩的夢想在看完劇後感到希望飄渺,可能只能40歲後跟閨密或是找不到伴侶的同志朋友互相陪伴度過此生哈哈哈哈😂😂😂😂因為在我的年齡層,最有結婚市場的女孩子依然是「一無所有,沒有自己的夢想,沒有自己的目標,天真爛漫的支持著老公的夢想的女人(加上年輕)」ㄎㄎ

但也是指出如果能找到真正支持自己(不是像劇中老公看相親教戰守則而說出支持老婆這種的)又能互相陪伴的對象真的要好好珍惜❤️因為真的真的很幸運啊!!!在這殘酷的都市裡嗚嗚
但是還是要繼續戰鬥啊,因為不管是20歲、30歲、40歲,想得到的東西還有很多呢。(反正就算不繼續戰鬥,也只會被認為,「放棄了啊,呵呵」
不知滿足、貪婪的女人啊,也只有把這份嫉妒當作人生的調味料來品嚐,才能稱得上是稱職的都市女子。

0fyt8a1ysm

View original post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講座筆記:【燦爛讀書會】業的盡頭:印度青年的憤怒與希望

Lynn's Life Experience

在印度旅行中,看到貧富差距的衝擊,我在心中叩問:「會不會有人看見某個奴隸階級孩子的潛能,願意資助他,把他送到國外進修,從此逃離種姓制度的束縛。 又或者現在網路快速發展,關於思想的進化,種姓制度到底還能夠屹立不搖多久?」

這場講座譯者將主軸定位:希望協助讀者閱讀《業的盡頭》前,對印度在 1947-2017 年這段期間發生關鍵事件與現況有通盤的掌握,如此一來便能在《業的盡頭》中抓住作者想探討的議題的線索。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22字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打造彩虹醫院:多元性別與健康照護》與談心得筆記

加點醫學去冰微糖

活動海報 地點:女書店

活動精采確沒有直播,看來的確有寫出心得筆記的必要,講者與與談人放梗不斷,不記實在可惜XD

與談人小杜分享了個自己陪男友就醫的小故事。他說,在冷冰冰的醫院裡突然看到有個護理師身上別著六色彩虹的徽章,他們眼睛一亮,找了個機會和護理師聊天,問說,為什麼會想要別這個徽章啊?護理師笑著說因為他是(同志)呀。他們非常好奇,護理師是否會被同事詢問,甚至受到因性傾向而生的歧視。護理師說:「不會耶,你們是第一對問的,同事病人都沒問,反而是我別了一個支持柯文哲徽章的就被問個半天。」小杜贊曰:看來,在台灣的大家比起性傾向,似乎更在意政治傾向XD

如此的一來一往反映出的是同志醫護人員可能面臨歧視的擔憂,以及同志就醫時惶惶不安的心理。本次講演也分這兩個部份,前者由台大社會系吳嘉苓老師分享,後者為同志熱線的小杜。

打造彩虹醫院

吳嘉苓老師在台大社會系任教,也負責一些醫療社會學的課程,演講風格慧黠幽默,簡明之中又能句句針砭時事。她在課堂上對著同學們說:想要懸壼濟世嗎,(大家等著醫學系這個答案),當然要念社會系啦!

雖然在下我無法念社會系懸壼濟世,還是可以以醫學生的身份努力瞭解各方面和醫療相關的社會議題,以下是我的筆記以及一些心得。

活動剪影

醫界隱隱流動的性別盲

長庚醫學系學生魏若庭觀察到醫學院裡師長們的性別盲,並加以整理成研究,有些婦產科醫師會對他們的病人開性別的玩笑、遇到氣質較為陰柔的男性就膝反射想驗HIV,還有老師講到肺結核與愛滋病的關係,就說有時診斷困難,而他也不可能檢查每個人的肛門。雖然有些老師們想要營造風趣的形象,卻也傷害到同學,更甚者,讓底下的學生潛移默化地學習到歧視性的態度。

「新的一代(醫護人員)是很ok的,」有位與會者在FAQ時說,「但是許多老一輩的不這麼想。」聽到這句話不知是要欣慰,還是應該擔憂。我認為意識到上一代的性別盲是一回事,但改變,卻又不知能怎麼著手。

嘉苓老師去醫院演講時問了在座醫師,他們是否看過丹麥女孩,全場無人舉手,問知不知道蔡依玲也沒什麼反應,「想說醫院是不是太過勞太血汗才沒有娛樂XD」老師加上自己的註解。

除了醫界對性別議題的陌生以外,醫學也常被拿來作為壓迫性少數的媒介。像是反同人士喜歡拿一些似是而非的研究結論來「證實」小孩需要一個爸爸一個媽媽。

醫界與醫學對同志能有正面積極的影響

美國精神醫學會專門做了個網站,給想當父母的同志參考,就是希望對抗那些假藉醫學,以關心小孩之名行歧視同志之實的恐同份子。事實上,更為可靠且為數更為可觀的研究發現,家庭的結構對孩子身心的健全沒有絕對的關係,一個孩子健康快樂的成長,所需要的是支持他的綿密網絡。而且同志父母養出來的小孩並沒有更差,反而可能因為經過嚴密的考量、仔細的規劃而顯得更好。

醫院,有別於專科學會以專科醫學專業的立場出發,也是可以透過營造性別友善的環境,甚至對外發聲,來對性少數有著正面積極的影響。

怎麼說呢?

2016年美國北卡羅來那州通過法令,禁止尚未手術的跨性別使用其性別認同的廁所,引發爭議,北卡28家醫院怒加入「照護平等指數 Healthcare Equality Index (HEI) 」計畫以示反對州政府之作為。

這個「照顧平等指數」的推動單位 Human Rights Campaign 會定期地發報告,發佈得到認證的醫院表列,也統計了這些醫院在性別平等的貢獻。

照顧平等指數 (Healthcare Equality Index)

這些醫院必須要符合四個面向的要求:

  1. 對求診人、員工不歧視(e.g. 醫療法關係人可簽名,如同居人摯友;而醫事人員也需了解同志伴侶有其探視權、知情權)
  2. 對病人的服務與幫助有所要求(e.g. 如何問診、醫事人員施行訓練計畫、需意識到女同志的婦癌篩檢率低)
  3. 對員工友善(e.g. 落實伴侶福利、建立友善工作環境)
  4. 積極參與社會、支持性別與同志平權運動(e.g. 陳鈺萍學姐的好孕工作室轉貼「同志成家之路工作坊」)

上述提到了醫學會以及醫院的參與,其實政府也可以提供指引,讓不知怎麼走出第一步的醫院,以及醫事人員起步前行。台北市政府編印的《同志友善醫療手冊》,我在和信醫院看到了牆上放著的實體版,讓人心頭一暖。

鏘鏘(於和信醫院攝)

醫事人員、醫學會、醫院,甚至是政府的衛政單位在性別平等方面的權益保障,有時也是需要公民親身參與來推一把。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辦了多場講座,協助多元的家庭,或是未來可能成家的人們。

台灣,法規說進步進步,說保守的也族繁不及備載。我們是53國對生殖有所規範的其中一個,但也是裡頭20國限制人工生殖醫療限於夫妻的其中一個。也因此,有人提案《開放單身女可以合法施行「人工受孕」、「試管嬰兒」》,希望能夠讓對小孩有愛的人,能有個她可以全心付出的孩子。在這個講座中,我赫然發現坐在旁邊的就是這個草案的提案人。

英國的HEFA展現出就醫服務的多元性,網頁表列了異性戀、同性戀伴侶,還有高齡女性,以及單身女性。在此之前,他們其實還是經歷了一番關於「小孩是否需要爸爸作為典範」的辯論(法規上寫需要XD),後來把這段敘述撤下。

丹麥的送子鳥診所(Stork Clinic)也在保守勢力修惡法時,反而有機會崛起。當時丹麥保守派通過了限制醫生不能提供生殖科技給單身女子的法案,引發喧然大波。一位女同志助產士靈光一限,開了一個以助產士為主的診所,為單身、想要有小孩的女性開一條路。

當同志就醫時

同志在就醫時,有時會面臨出櫃的兩難。

男同志小A情傷,難過到不行,去看精神科後,醫師鼓勵他去追其他女生。小A無法再說下去,他覺得自己被預設了性傾向,也不一定能被理解。我在精神科見實習時,看到老師同樣也是面對情傷,小心地問病人對象性別為何。不要先入為主,這也是我在成大看到的正面例子。

老同志老B去病房探視自己的伴,還要探首探尾地確認沒有人經過才能放心與伴擁抱。老年同志的照顧議題,大家可以去看看電影《沉默的世代》,能瞭解得更為深入。

許多同志病患,會基於怕被歧視的擔心,而無法給出回答。

同志小C的男友被送急診,被急救員問說:「你是他的誰?」小C反射性地說:「朋友。」也在檢傷處、急診、病房,被護理師、醫師問說:「你和他是什麼關係?」總共被問了五六次),每一次都在猶豫要不要講。後來有一次,忍不住回答了「男朋友」後,看到了護理師一秒的錯愕後立馬回復專業的理性,也是不禁莞爾。

在看診時,我們很可能因為不熟悉,而落入了「人人都是異性戀」的預設。那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的呢?下面有幾個例子:

  1. 結婚了沒 → 有沒有性行為、有沒有和誰一起住(以及之間的關係)
  2. 有沒有男朋友 → 有沒有伴侶
  3. 有沒有避孕 → 有沒有使用保護措施

講者問台下的大家,說如果他的男朋友被問「你有女朋友嗎?」會出現尷尬,那他要怎麼回答比較好。我老木(沒錯我帶了娘親去聽講座)立馬搶答「我有伴侶」,實在是讓為女兒的非常驕傲 (pride,另一義為同志遊行XD)。

有些跨性別者在叫號時也會感到十分地不自在。慈濟醫院一律稱讚「大德」,還有「同意稱呼全名→ 同意直接抽回健保卡;不同意 → 等待十秒」的設定,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也是個其他醫院可以參考的典範XD

最後,講者提及了男同志以及HIV+被拒診的問題,尤其在牙醫診所。有些甚至需要感染科個管師幫忙轉診。這對於自豪就醫可近性高的台灣來說,又是一件多麼諷刺的事。

個人小註

這真是個很溫暖的場子啊,看到了好多醫聯會SCORA的朋友、公醫時代的朋友、STS老師以及婦產科醫師。只是要怎麼讓議題走出同溫層,尤其是同婚公投案討論在即,更需要有志的同伴們更努力地去溝通,而不是一概以仇恨面對。

全文亦刊載於Medium:

View story at Medium.com

View original post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借問阿嬤》短記

我很想說臺灣如果有天能夠像昨天《借問阿嬤》能夠舉重若輕,或許我們還有機會?!且像《借問阿嬤》能夠坐到這麼多人(之前《浩劫》在華山也是全滿)表示我們大家內心對歷史認識還是飢渴的、且非常飢渴(但看每個人怎麼去自我詮釋跟需要的程度…)

而《借問阿嬤》跟記憶、創傷、殘餘影像,還有如前些年劇情片《昨日盛開的花朵》等相關議題的探討,用了不同(甚至苦悶中以自嘲、詼諧的方式表達,我絕對不會覺得那只是過度不知分寸的嘻笑胡鬧)的方式,而這些跟納粹相關的後世(譬如全球的公視影展放映過納粹的後代結紮、後代軍官將官對於惡怎麼看、電椅實驗的比喻探討平庸之惡等等)而《借問阿嬤》的威化餅和《昨日盛開的花朵》口訪提到是喜愛吃冰嗎?又有可以對照的記憶點..

岔題,我覺得坐在貴賓席如果要罵高嶺剛的片子可以請小聲一點,坐後面幾排都聽到了,一個影展居然還能夠無法容忍不同於人類有限生命經驗的表達(這就是臺灣);但換句話說,爛片本來就該在影展大聲罵出來(否則就跟我們多數的假知識分子一樣虛假唉),只是有一種情況是不被理解的影像,我只是覺得可惜,因為高嶺剛的影像、美術,各方面其實都比我原先欲想的還要豐富。

獨白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