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Nude Portrait by Sir Stanley Spencer

my daily art display

A few days ago I watched a television programme which looked at twentieth century British artists and My Daily Art Display today looks at one of the paintings which the programme highlighted.  It was a work of art by Sir Stanley Spencer, completed in 1937 and is entitled the Double Nude Portrait, sometimes known as Leg of Mutton Nude, for reasons we will look at later   I like this painting for its honesty but also because of the story behind it.  It is a story of three people: Spencer and his two wives.  In a way, it is a story about love, infatuation, lust and how bad decisions can change lives.

Stanley Spencer was born in 1891 in Cookham, Berkshire, a small village on the River Thames, situated west of London.  Spencer loved Cookham and was to spend most of his life living in this idyllic spot.  He started…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1,866字

廣告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張愛玲《秧歌》

書之驛站

一九五二年七月,張愛玲持着香港大港的復學證由滬來港。那時宋淇剛好受聘於美國新聞處,與文化部主任麥卡錫合作整頓譯書部。不久他們收到總署通知,已取得海明威《老人與海》的中文版權,為了隆重其事,他們便公開徵求翻譯者。張愛玲因應徵而跟麥與宋結識。她正在用英文撰寫長篇小說“The Rice-Sprout Song”,順道帶了幾章過去,麥讀後大為心折,將她介紹給美國著名作家馬寬德。馬讀了頭兩章,也十分欣賞,推薦與Charles Scribner’s Sons出版。張愛玲亦將小說自譯成中文《秧歌》,在美新處核下的《今日世界》半月刊第44期至56期連載,該第44期出版於一九五四年一月,第56期則出版於一九五四年七月,連載完畢由今日世界社同步出版單行本。

美國方面仍未有消息,張愛玲頗為焦急,宋淇也不敢多問,只用上海帶來的牙牌籤書,為她求卦。張愛玲對這籤書倒很感興趣,以後凡遇上任何疑難,都要翻翻。幸好,英文版在一九五五年出版了,許多大報、雜誌像《紐約時報》、《先驅論壇報》、《星期六文學評論》和《時代》等,都有佳評。宋淇說可謂「好評潮湧」。可惜好評並不能幫助銷路,即使第一版很快賣完,卻因上不了暢銷書榜,未能再版。後來香港的出版商Dragonfly Books取得版權,乃於一九六三年重印,一九六六年又再印,銷路似乎尚可。不過宋淇說,「印數極少,我們也沒有見到」。

香港英文版為平裝本,初版封面芥末黃,書名大大個置於中央,沒有其他圖案;再版黑底襯上橙色的壁畫,被一顆大紅星覆蓋着。孔網有賣這港版英文初版者,說此書甚罕見,「未見著錄」。但這實在是正版,也許未經張愛玲本人授權,書內倒是注明了“By Arrangement with Charles Scribne’s Sons”的。

View original post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Us, performance, 2018, TW

Hsu Yi Ting

站在高處就會飛了,你以為擁有漂浮的能力,在人群中上下穿梭,適應窒息的溫度,摸摸頭相互取暖一起挑骨頭。 

Stand on an elevated position and you will fly. You think that you have the ability to float, shuttling up and down through the crowds, adapting to the atmosphere of suffocation, console and encourage each other, as well as being picky together. 

錄影|Filming by 陳彥宏
剪輯|Cutting by 許懿婷
攝影|Photo by 霍克

View original post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序:源自一個錯誤的念頭、臺南藝術史讀書討論

大家好,

信件是公版的,但發信給各別我想邀請的人,希望。大家之餘還有力氣看我這冗長、搞威的信件。

是這樣的,手邊蠻多瑣事,其實想了好陣子怎麼打都不對,刪減幾次,在沉悶燠熱煩躁的日子還是來說一下(可能也是時候了)這次希望真的能夠在台南有藝術史讀書會,具體的驅動念頭來自於我剛書寫完畢「奇美博物館特展」(撰稿名:南搞家族,發表在妳好南搞官網),在這篇文章我嘗試在一般性科普介紹文章跟貢布里希曾於大英博物館策展並彙整他的想法出版《陰影:西方藝術中對投影的描繪》提出的見解作對話,算是很有趣也不難讀的小冊子、同時兼具藝術史家的縱深觀察,並跨時代的發掘在藝術作品裡面的「光線」問題。

.

一直以來碰到一個狀況:曾和一些朋友討論書寫,大家總是懼怕、不敢、不願、躊躇..(當然於我而言也是,只是懼怕的點,每個人都不盡相同)但,如果我們無法是一個書寫上的佼佼者,當個專業的「閱讀者」,總沒問題吧?(不要說沒有天份又不想努力。我也是這樣勉勵自己的。)從自發性的「深度閱讀」開始,根本性的我很希望能從這樣的初衷出發、這不同於找老師演講或台北很多讀書會去參與聽聽課(台北當然相對多,譬如我喜歡小小書房、女書店等等,我至今也無法決然不去台北,只能減低到好幾個月上去一次找資料,但七月八月得上去好幾趟),也不希望是國考團或聯誼性質取向(讀《秘密》、《被討厭的勇氣》)(當然我絕對認可每一個社團有其不同的宗旨、目標,只是在設定上還是有所區隔)

.

當然我構思過這個讀書會可能會比較艱澀,但也正因為我相信知識是可以應用跟轉化到日常生活,實務上我認為是要有學術研究、田野調查的縝密精神,有了深厚的基礎,可以應用、判讀的層面是可以寬廣的(當然的確可能有種狀況是被綁縛手腳,所以這個讀書會還是適合大量閱讀的「研究者」)初步的討論會也許從潘家欣《藝術家的一日廚房》、《陰影:西方藝術中對投影的描繪》(我會製作中、英文的講義),可以慢慢一、兩個月一次聚會,輪流當領讀人,但前提是參與者都規定要讀「文本」。

.

但這也可能不全然是硬梆梆的讀書會、也不是藝術史方法論(史方)那些最後拋諸腦後的方式(但端看我們怎麼討論,確實操作上有一定的難度);在近日一些朋友相繼離開台灣長駐國外(雖偶爾還回來)我既感慨與期盼的是,透過這個藝術史讀書會,希望、希望最終能轉化到對台灣藝術史、展覽史的研究,而非只停留在中/西藝術史的框架,且認為台灣沒有藝術沒有歷史,歷史是透過走路去認識的,不是堆在灰塵裡面長蛆生霉。最近讀張君玫老師帶的《面對蓋婭》更能理解到整合性的知識是重要的,而非破碎僵化的學科分類視野主宰我們對世界的認識(特別是大家在焦慮台灣不知道明年的狀態如何)。

.

轉化到對台灣藝術史、展覽史的研究可能才是最棘手、難解的課題,如果有機會參與這個讀書會的朋友,我想分享一些曾在《藝術地圖Art Plus》、《電影資料館年鑑》、《小日子享生活誌》採訪侯季然、《聯合文學》訪談徐堰鈴導演,以及後來南藝大ACT編務跟關於席德進、李仲生畫家給我的養份的經驗,讓我去反省台灣藝術史本身包含的面向跨度有點龐大、雜亂,實際上我很想重新把遠流出版那些老扣扣的工具書讀本不時拿出來重讀、然後在近現代到當代藝術的閱讀想從《縫紉機、蝙蝠傘邂逅於手術台:現代藝術新解》到對照《圖解歐洲藝術史:20世紀現代藝術》這些叢書有所比對,因此可能起頭很慢…難處在於,我會問自己:要進到對台灣藝術史、展覽史的研究,在順序上是否可以且戰且走?讓我們既能夠認識到台灣藝術史的研究(至少從近代的台展、府展我已經先準備一批資料,操作上譬如我們要讀李梅樹的討論,可以應用在新北市目前有李梅樹的展覽等等),同時一邊繼續對古典到近代的藝術史持續吸收,認識到藝術養份在台灣藝術家流動、重疊、混雜的樣貌…(這邊我大致說的,實際上很混亂很困難)

.

而且具體說起來,覺得困難就放棄、或者做不好就放棄(過往我也常陷入某種循環)說到底我也會質疑:到底做這個有何用?讀這個要幹嘛?(但常常有這個念頭就是中了大陷阱不是嗎?每天醒來問說有什麼歌好聽、生無可戀啦、要讀什麼書好呢、好無聊啊,很可怕不是嗎?)當然我也思考過這個困境是實實在在的「存在」,這樣的閱讀很多時候可能也無法改變什麼,且積累永遠是很久的(也因此我才想公開找人,一個人深度閱讀跟五個、十個一起閱讀討論,能累積的能量大概差距會很大),只是閱讀當然也很難具體參與到社會的層面,但回過頭來,我會反覆思考這些細微的小事,也是因為社會本身已經被「知識結晶化」、「論述化」、「展覽化」(看看台灣一年有幾個超級特展?!),換言之,很難真正有辦法在毫無準備下,要嘛束手就擒,覺得自己的人文領域無用論廢物、要嘛抵抗也很難找到縫隙(除非我們要當台灣的暴動小貓,也..也是可以啦…但總得先踏實的準備吧不是嗎?)

.

總結一下前面提到這個讀書會還是適合大量閱讀的「研究者」,潛在的效果也許是長期研究、書寫可以討論(主要希望是互相分享導向的、但有共同奮鬥的短期目標也很好)當然,許多人進了研究所,本身研究所就有足夠量的同儕,因此這個讀書會我另一個預設是大三下、大四或者轉換跑道的讀書會(歡迎加入/或永生遠離藝術史?)考研究所也是一種,但不是長期的設定,因為 但回過頭說,若是比較多朋友決定這個方向,也沒什麼不好,可以短期以亞洲藝術、西洋藝術、或台灣美術的戰友去分階段找材料討論,訂定方向與目標,發展未來可能的研究課題,也挺好;雖然離開了學校,學院的養份很多時候倘若能善於運用(而不是被套牢),我覺得會助益很大。

.

願意參與的朋友請讓我知道你/妳的想法,來信:給我的@gmail.com;「這篇請不要轉發」,看到/沒看到都是緣份(唉),另外南藝的朋友部分我會發信提一下月華學姐給我的刺激,南藝的朋友如果沒意願(畢竟可能在學院被荼毒到怕了。),也請溫柔委婉地拒絕我,不然我是很玻璃心會半夜躲棉被哭著哀嘆人文已死的貓.….其它我感興趣的議題在今年下半年有個電影史的小專題、台灣文化資產、工藝、文化研究到性別友善等議題跟廣泛的人文歷史社會學科等,有機會都蠻想後續找一些朋友討論,但目前主力還是藝術史(但也說不定明天早上醒來我就後悔刪文章,先說到這裡,謝謝願意閱讀到這裡的朋友了。)

Ps. 說不定明天的我又會沉落到黑暗深淵、可能後悔今天這篇積極的念頭也說不定…
(展覽照片是在奇美博物館我觀展的紀錄,書籍跟繪畫是示意圖,書本裡面提到高更的男孩)

祝  好

沒有名字的貓  敬筆

 

獨白 | Posted on by

【喵準你!】小小義工長期招募~

小小書房

抱抱藝術品

(豹豹呢,平常的工作就是紙箱創作) 想要常常看到豹豹!

小小的義工為長期招募,一直都很歡迎新義工喔!
徵義工的主要原因是,有些朋友會詢問我們,想要了解書店事務,
或者我們也希望能夠透過義工的協助,與喜歡書店的朋友多一點交流~

在這樣的基礎上,也因為我們對於義工的回饋是採心意回饋制,
因此,我們對於義工排班的規範(小小這邊的規範)比較謹慎,
每週最多只能排一次班,每次以不超過四小時為限。

義工的工作內容多是以清潔書本、書架、書櫃以及環境整理為主,
有時候會需要會員資料建檔、適逢月底退書幫忙找書等等或許較為瑣碎的事,
但卻是我們平常想做、必須做卻比較沒有時間做的。

有興趣的朋友歡迎繼續往下閱讀小小義工的各項規則及回饋機制: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17字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Madou Sugar Arts Triennial

原作者: Formosan wood
It is wonderful to be back in Madou, T…

藝廊 | 發表留言

SUNSHOWER: Contemporary art from Southeast Asia, 1980s to now

葛列斯‧珊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tORMZgYIUClick here for a short video of the exhibition by Patricia Chen

With its total population counting around 600 million, multi-ethnic, multi-lingual, multi-faith Southeast Asia has nurtured a truly dynamic and diverse culture. Contemporary art from the emerging economic powerhouse of Southeast Asia is currently earning widespread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The “sunshower” – rain falling from clear skies – is an intriguing yet frequently-seen meteorological phenomenon in Southeast Asia, and serves as a metaphor for the vicissitudes of the region. This exhibition, the largest-ever in scale, seeks to explore the many practices of contemporary art in Southeast Asia since 1980s from 9 different perspectives. It aims to showcase its inconceivable dynamism of Southeast Asia that is somewhat nostalgic yet extraordinarily new.

Tokyo edition at the The National Art Center, Tokyo and Mori Art Museum
Wednesday, July 5, 2017 – Monday, October 23, 2017
Fukuoka edition at the Fukuoka Asian Art Museum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149字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